我们信仰革命:日本赤军与恐怖主义

2020-07-10 浏览量: 882

我们信仰革命:日本赤军与恐怖主义

  说到「恐怖主义」一词,一般人肯定会联想到盖达组织、巴解组织或北爱尔兰共和军这些组织,恐怖主义通常是指有意製造恐慌的暴力行为,意在达成宗教、政治或意识形态上的目的而故意攻击非战斗人员。而在日本,也曾出现过奉行恐怖主义的极左翼武装组织,虽被美国国务院认定为国际恐怖组织,是西方世界的眼中钉,但另一方面他们却是巴勒斯坦人民的忠实战友,他们是「日本赤军」。

我们信仰革命:日本赤军与恐怖主义

  1945年太平洋战争日本战败后被美军佔领,并签下《美日安保条约》使美军得以继续驻防日本。1960年初,新的《美日安保条约》在华盛顿特区签订后送回日本国会审查,在美军佔领的这块土地上成长起来的青年们,他们对自身的前途感到迷惘,也对社会弊病问题产生愤怒的情绪,从日美开始修约谈判起,日本掀起了战后最大规模的社会运动-安保斗争。之后接连发生了六百五十万人抗议、包围羽田机场美国总统秘书、十万人包围国会及七千名学生冲进国会议事厅等一系列事件,但最终执政党在议会时集结警察,强行通过条约。一个月后,首相岸信介在辞职下台,事件才暂时结束。

我们信仰革命:日本赤军与恐怖主义

  由于左派思潮在全球的兴起,日本青年纷纷组成赤军组织发起新左派运动,他们相信改革、革命与共产主义。1960年代末起,新左派接连发动了反越战、反美军基地、反成田机场的三里冢闘争、新宿骚乱事件及东大安田讲堂事件等抗争,并与政府的机动队爆发多次冲突,造成许多学生被捕,甚至有学生遭机动队殴打致死的事件。另一方面,新左派内部主张文化上的革命和主张武装革命的激进派逐渐出现分歧,出现像是「赤军派」(共産主义者同盟赤军派)、「ML派」等主张激烈手段的派别。

我们信仰革命:日本赤军与恐怖主义

  1970年3月,赤军派军事委员会议长田宫高麿与其他八人劫持客机飞往北韩造成的「淀号劫机事件」,隔没几天,首脑塩见孝也被警察逮捕入狱,赤军派高层也纷纷被捕,剩余的党员分离出不同派别。其中以森恒夫为首的赤军派与日本共产党(革命左派)的永田洋子合併组成「连合赤军」,但严苛的军事训练及内部残酷的进行称为「总括」的自我批评斗争,使得在发起「歼灭战」武装行动前,就有超过十二人在山中的训练小屋被处刑或凌虐致死。连合赤军最终在首脑森恒夫和永田洋子被捕入狱,以及1972年残存的五名连合赤军成员胁持浅间山庄为期十天的「浅间山庄事件」落幕后消失。

我们信仰革命:日本赤军与恐怖主义

  在世界的另一边,1971年时因为赤军派的首脑被逮捕,变成由曾在早期行动逃跑的森恒夫主导,与他理念不合的重信房子从赤军派分离,并与奥平刚士假结婚前往黎巴嫩建立海外基地,后来转往巴勒斯坦成立以世界革命为目的的「日本赤军」。在1970年代与1980年代间,日本赤军与巴解组织合作在全世界从事多起恐怖活动。

我们信仰革命:日本赤军与恐怖主义

  1972年5月30日,巴解组织与三名日本赤军在以色列行动发生了「卢德国际机场扫射事件」。领导者奥平刚士同时也是重信房子的丈夫与冈本公三和安田安之,以冲锋枪和手榴弹袭击以色列机场,造成二十四人当场死亡,百余人受伤。袭击事件后奥平和安田为了不让以色列取得指纹,紧握手榴弹当场自杀,冈本受重伤因而被逮捕。在西方世界的眼中,这三个人及日本赤军是无恶不作的恐怖分子,但在那个年代饱受压迫无家可归的巴勒斯坦人心中,日本赤军是为阿拉伯人流血牺牲的英雄。

我们信仰革命:日本赤军与恐怖主义

  在1980年代后,由于国际情势的变化(苏联垮台以及中东问题交涉上)加上日本赤军成员纷纷在各地被逮捕,组织濒临崩解状态。因此从1990年代中开始,重信房子潜回日本,并直到2000年11月被捕。2001年4月,在狱中的重信房子正式宣布日本赤军解散,同时也是宣告了一个以恐怖主义实现理想的时代终结。重信房子也向所有受过赤军伤害的人谢罪。她说:「谢罪并不是后悔,而是期待在要求一个更好的日本的时候能够吸收这些教训。」

我们信仰革命:日本赤军与恐怖主义

  正如赤军派议长塩见孝经历许多流血抗争后说的:「如果说你们有权杀死越南人民,我们就有权杀了你们;如果说你们有权杀了民权运动领袖(指马丁路德金恩)、武力镇压平民百姓,我们也有权杀了尼克森,让防卫省、警察厅和你们的家爆炸。」

  西方世界以正义之名发起的战争,与「恐怖组织」为实现诉求而发起的攻击事件,两者又有何区别呢?笔者认为,恐怖主义终究只是用来打击异己声音的政治标籤罢了。

参考资料

《连合赤军实录:通向浅间山庄之路》、Wikipedia

图片credit

互动百科、依存症の独り言、世界新闻报、mako.co、3620001seki@Fc2、Tumblr port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