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年金改革看民进党忧心难解困境

2020-06-17 浏览量: 864

 近来常见一些亲绿报章、杂誌、媒体、学者等,甚至执政部会都不停放话,告知全国的民众军公教与劳工基金迹近要破产了,如果再不改革就会如何如何?强调要『重建财政纪律改革年金』?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命题,反过来说,改革年金就能重建财政纪律吗?重建财政纪律只是要改革年金?且莫说新境界文教基金会在民进党中常会所提供的资讯,是选择性片段性带有特定目的的资料,资料解读也是充满了偏见,我们就先来谈财政纪律吧!

 李来希教授说今天国家财政收支失衡的主要原因是甚幺?是政党与政府或政治人物滥开政治支票的结果,是蓝绿恶斗的结果!是国家财税政策向财团倾斜的结果!

 核四盖了又停,停了又盖,盖好了又要封存,封存不用还要保养维护,请问谁该负责?军公教人员吗?这就花了国家数千亿的预算,这不是财政纪律问题吗?

 台中市推动所谓的BRT,花了政府上千亿的预算,地方政权轮替不到几个月,废了!千亿的国家财政泡汤了!谁该负责?台中市的军公教人员吗?这不是财政纪律问题吗?

 过年过节,中央与地方政府竞相施放烟火,越放越大,越花越多,传统节日放烟火也就罢了!没节日就创造节日,甚幺花火节?甚幺月光节?甚幺音乐节?一天 不够,就来个音乐周,一周不够,就来个音乐季,活动办在城市里还不够,要办到深山里海岸边,甚至办到稻田里,办完活动不够刺激,一把火就把百万钢琴烧了, 好旺的火啊!不只政府烧,民间也在烧,王船越烧越大,一把火就烧掉好几千万,好旺!这些都不是钱?谁该负责?军公教人员吗?这不是财政纪律吗?

 老农津贴的发放,台湾农业产值不到GDP国民生产毛额的百分之二,实际从事农业工作的农民只有不到五十万人,但是参加农保的人数超过一百三十五万人, 有七十几万人超过65岁,正在领每个月七千元的老农津贴,这些人不用负担任何费用就可以领到死,人死了还有丧葬给付,每个月国家支出超过五十亿,一年将近 六百亿,这幺多假农民领了这幺多国家的钱,谁该负责?军公教人员吗?这不是财政纪律问题吗?

 问题是这个所谓的智库在谈财政纪律时,刻意忽视国家真正的财政纪律失衡的主因,直接就跳到年金改革,而且只谈军公教年金,不谈劳保年金,不谈国民年 金,不谈老农津贴,老农津贴的未来几兆支出,竟然不在潜藏负债里面,为什幺?如果这不是扭曲,请问什幺叫作扭曲?如果这不是偏颇,甚幺才叫做偏颇?

 民进党的智库在提供讯息时针对性这幺强,请问这是甚幺智库?蔡主席!妳是国家元首,妳的裁示这幺偏颇且针对性这幺强,现在妳执政了,妳要如何带领我们军公教人员?是要一路砍杀吗?

 坦白说,年金改革朝野两党都忘了真正的财政纪律,真正的财政纪律是政党政策向财团倾斜,年金改革除了多缴少领晚退与提高基金收益之外,就是财税政策调 整挹注年金,两党的主政者竞相讨好财团,减了营业税不够,再减遗产税及赠与税,不敢课徵证所税,免除资本利得税,国家财税税基严重流失,谁该负责?军公教 人员吗?

 年金改革的所有负担全部要由被改革者承受吗?年金準备有哪一个国家是採足额準备的,请告诉我们!这几个智库的蛋头学着预设立场,铁了心偏了向给妳的建议,难不成蔡英文身为总统的妳就这样子照单全收了吗?

 事实上执政党最忧心难解的问题---还是在『经济』;年金改革不停放话的目的,就是预先丢出烟雾弹,年金改革成功,功成名就;年金改革不成,是军公教 不配合,享受权益不顾整体环境变迁。好坏成败都有话可说,这不是老共一向所玩的『两手策略』吗?找一个林万亿烈士悲情宣告:『一年改革不成,就成为民进党 为其革命牺牲第一人』,民众除了鼓掌还能说什幺?民调就不必说了,政治算计已迹近巅峰完美无缺。个人经常反思,台湾人真的笨的是国民党,你怎幺就不长进, 长记性学着点呢?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