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鬼夜吟.第一百一十集.不能说的往事

2020-07-25 浏览量: 640

百鬼夜吟.第一百一十集.不能说的往事
此事已是十多年前的事,阿佳只是透过父母所说,组织出来的一件如幻拟真的事。

那个升中的暑假,阿佳没有功课要做,每天都相约即将不再一起的同学,阿荣和阿昌四处去玩。

可能这是他们最后的暑假,他们会渐渐疏远,各散东西。

直至暑假最后一星期的某夜,阿佳回家后有点异样,阿佳妈妈阿娟发现他一整晚一言不发,却不以为意。再到了深夜两点,全家都睡了的时候,阿佳却在大吵大闹。

阿佳父母都醒过来,到阿佳的房间去,就看见阿佳坐在床上,面色变得紫青,脸上还布满血管,样子相当可怖。

阿佳父亲同叔好像知道是甚幺回事,喝道:「何方鬼怪,要侵害我家人?」
阿佳以一把年长的男性声音,发出笑声:「哈哈哈哈……」
同叔向妻子阿娟示意到房间拿一些东西。
阿佳声音沙哑说:「十几年了。」

「十几年?甚幺意思?」同叔一边想着,一边说。然后,同叔接过阿娟拿回来几件东西,解开上面的红线,翻开绢布,是一尊手掌般大的佛像,口中念念有词。

阿佳面上呈现一丝痛苦神色,说:「阿同,你都风流快活了十几年了。」

同叔答道:「我都知道是你了,阿柏。」
「哼,你还好意思记得发生过甚幺事?今日我就是回来报仇。」阿柏说。
「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报仇就找我,不要伤害我儿子。」同叔说。
阿柏说:「是吗?我的一家全都被你害死,你说不要伤害你儿子?」说罢,就飞身扑向阿娟。

事出突然,阿娟闪避不及,被扑到地上,并且发觉耳上一凉,耳朵就被咬伤了,发出惨叫。

同叔见状,立即将手上法器向儿子身上击去,说:「阿柏,你在生奈何我不了,你再死一次也奈何我不了!」
阿柏说:「你以为这样吗?」一手捉住同叔手上法器,反击向同叔眼睛处,随手一划,一道血花拉出。
同叔只被擦伤,后退了两步,说:「可恶,就要你魂飞魄散。」说罢,口中念起咒语,再将法器击去儿子额上。

阿佳被击中,全身软瘫下来,同叔拿出一个小瓶子,再念了一句咒语,然后就封起瓶子。然而,帮儿子和妻子治伤。

事后,同叔对所发生这事的背后,似有不可告人的原因,守口如瓶没说出来,反而向阿佳问清楚这天去过那里。

阿佳说起这天的事都有点迷迷糊糊,只记得跟阿荣和阿昌,到了学校后山去玩。在山上,他们玩捉迷藏,以山上木屋的一带範围作躲藏。

而他最后记得,自己曾经过路中心有一棵绑了红绳的树干,就有一间破烂的木屋,不禁进去看看,望见对正大门有一个神檯,接着听到一把沙哑的声音,笑着说:「喔!故人之子。呵呵……」

然后,阿佳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同叔帮他治理的时候。

还有,自此以后,阿佳也没再见过阿荣和阿昌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