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出版业年报出炉,实体书销售四年来首度翻红

2020-08-02 浏览量: 531

英国出版业年报出炉,实体书销售四年来首度翻红

英国出版商协会(The Publishers Association,以下简称 PA)发布 2015 年度的英国书市年报,其新闻稿标题下得令人振奋:英国出版牛市现,2015 年整体销售额成长至 44 亿英镑。这个数字纳入了实体、数位及杂誌期刊的营收,虽然只微幅成长了 1.3%,那股乐观的气氛却似乎急于带给英国出版界上下一点可以远眺的希望。

这份年报最大的亮点在于实体书销售额四年来首次翻红,总值 27.6 亿英镑,成长幅度 0.4%。在经历了前两年的萎缩与停滞之后,这薄薄的 0.4% 有了巨大的存在感,让所有传统出版商感觉又站回了起跑点。协会执行长罗汀葛(Stephen Lotinga)在年报评论中表示:「数位出版还是整个产业中非常重要的一环,但在消费者心中印刷书显然仍占一席之地。」

去年英国在小说与非小说类实体书的销售成绩都还算不错,非小说与参考书拜着色本,以及影音部落客出书、小瓢虫童书系列(ladybird books)等不适合数位化的书籍之赐,成长了 9%;实体小说则承续近年青少年文学的风潮,微幅成长 1%。

Bloomsbury 出版社童书部营销总监霍普金(Emma Hopkin)在年报中解释,对年轻人来说手机或平板应该是拿来和朋友聊天、打电动的社交工具,当要选择阅读载具时,他们其实比我们想像中更偏好纸本。

反观数位出版领域,2015 年似乎则是 PA 有纪录的七年以来第一次出现衰退,较 2014 年还少了 1.6 %,营收来到 5.54 亿英镑;其中,原来占去数位出版市场四成五的一般电子书(consumer ebooks)衰退最为显着,下滑约 11%,回到三年前的水準。而儿童与青少年电子书因为少了 2014 年大卖的《生命中的美好缺憾》(The Fault in Our Stars)以及《当个创世神》(Minecraft)游戏攻略加持,大幅下滑了三成业绩。

不过,还先别急着替电子书的未来下定论,因为除了一般书之外,其他类别的电子书,还是有些许成长。举例来说,教科书整体成长了 9%,其 3.2 亿英镑的营业额是来自于纸本、数位以及出口外销同时进展的成果;而学术期刊的销售与订阅收入也成长了 5%,其 11 亿英镑的营收中,有九成五都是来自数位的贡献。

虽然英国的教育人士过往大多偏好讲义等非制式的教学材料,只把教科书作为教学辅助或根本不採用,但其实英国长期以来都是教科书输出大国,其教科书销售有四成来自向海外输出,教育与学术出版品以及英语教学用书更占图书出口总额的三分之二强。

2015 年 11 月初,PA 更为了因应教育部政策中的教科书改革浪潮,而与英国教育出版商协会(The British Education Suppliers Association)合作设计了教科书编写纲要,进一步催化教科书市场发展,估计这波改革风潮将会在接下来几年发挥其带动效果,并影响到其他国家。

另外,数位有声书下载量虽然基数不大,营收只有 1,200 万英镑,但其将近三成的成长幅度令人无法忽视,想必在 2016 年也将带来另一波惊喜。

不过,一切数据都有其侷限性,PA 也坦承这份年报中的资料其实只能涵盖约 75% 的市场现况。出版媒体《The Digital Reader》就质疑,根据作家收益报告(Author Earnings report),英国 Kindle 电子书销售额中,除了有三成来自独立作家,另外还有 15% 来自亚马逊的贡献,而这些,都没有反应在 PA 的年报里,如何能反应真实情况?。

然而,所有的争论似乎也都言之过早。

PA 会长派尔(Joanna Prior)在年报的前言中就直言,这些消长都太小了,没有人可以依此去预期未来的走向,我们所要面对的是一个表现型式更多元(multi-format)且结构更稳定的世界,那些说实体书已死,或电子书将死的观点都应该被丢掉,纸本书也好、电子书也好,「任何一种书籍格式的成功都不应该被视为是其他的格式失败」。

《The Bookseller》杂誌的总编辑琼斯(Philip Jones)更将话挑得很明:「出版市场确实正受到一连串的重击,但拳头并不是来自数位出版。」就他的观察,英国电子书市规模其实跟2009年时差不了多少,整个出版界(包含实体与数位)也是;换句话说,我们在原地打转。

国际出版市场杂誌《Publishing Perspectives》的总编安德森(Porter Anderson)也提醒所有关注出版业的有心人,别让这些数字间的互相增减模糊了你观看全局的眼光:实体书成长(一点点),电子书衰退(一点点),整体书市成长(一点点),我们其实是在苦中作乐。在这场「书市大战」中的每个人都想要赢,也应该要赢,对出版界来说最好的情况应该是,纸本、电子、有声以及任何未来可能出现的形式都同时成长,没有衰退。

携手共进,让每个人都是赢家,这是安德森的结论。也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安心地对整个出版界的未来(而不只是其中一种发行方式)抱持真正的乐观。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