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昭旭《让沉睡的爱情甦醒》:「同性恋」其实是一个假概念

2020-07-16 浏览量: 188

「同性恋」其实是一个假概念

同性恋问题在许多社会、国家、宗教滋生出许多纷扰,但追究根源,「同性恋」其实是一个假概念。其假就在将「同性」(或「异性」)这个生理学或生物学概念(这是价值中立的现象层概念)嫁接到「恋爱」这个人性学或道德学概念(这是价值层次的概念)之上,遂变成用性别来衡定价值(异性恋是对的、道德的,同性恋是错的、不道德的)。

那幺,应该用什幺标準来衡定「同性恋者」(或「异性恋者」)是否道德呢?答案很简单,就是不用性别为标準(因为它本属价值中立),而用爱为标準。亦即:如果他/她们是真诚相爱、感情品质优秀的话,那幺不管他们在生理上是同性异性,都应该被称讚祝福;反之,如果感情品质不佳,互相憎恨伤害,那幺何止同性,就是异性也应该被责备。

至于质疑同性恋者不自然、生理构造不利于做爱生育,那仍然是陷入以性别的生育功能(社会实用功能)为标準,而非以精神、价值的爱为标準的窠臼。传统社会的男女关係、家庭功能的确是以传宗接代为主;但现代理应调整为以成全两人的相爱为主了!所以「性」或「身体」的功能也应从交媾生育为主过渡到以传达彼此的爱心为主了!所以做爱常要避孕,此即因其目的不在传种而在示爱也!而示爱当然不必非通过性器官交媾不可,所有身体的接触如握手、拥抱、相视、交谈……都能充分传达爱,如果说「性」是传达「爱」的现实管道,那幺这时的性已渐脱离「性器官交媾」的狭义,而是指「全身体」、「全感官」的广义了!亦即:不管在生理上是同性抑异性,对人与人间相爱的传达是完全无异的,差别只在他们的心有否相爱之愿罢了!否则,早已没有狭义性生活的老夫妻,他们就无法过甜蜜的相爱生活了吗?

再追究「性」这个字的涵义罢!在中国文化传统中,「性」本就是指一个具体实存、独一无二的生命体,每个人都有一个性一条命(合称为「性命」)。既然每个实存生命都独一无二,没有任何两个人完全一样,因此在人性学上,其实所有人都是异性(另一个人),所以严格言之,并无同性可言,也就其实并无同性恋可言了!亦即:所有实存的两个人之间的相爱,都是异性恋(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唯一的同性恋就是爱上自己(水仙花情结)。这也是「同性恋」是一个假概念的另一种论证。

「同性恋」一词实义是在作临时的角色扮演

上文阐释了同性恋其实是一个假概念,请问判定它为假的标準何在呢?当然是从恋爱或人与人的相爱关係来说的,这时,是不是一对好恋人不该用性别来判定,而应该用他们是否真诚相爱来判定。所以才说因这对恋人是同性而一概加以排斥是一种谬见,而说就价值判断而言是一个无效的假概念。

但如果不就「相爱关係」而言呢?则「同性恋」或「同性恋者」是否也可能是一个真概念,可以有效指涉某一族群类别?答案当然是肯定的。

那幺「同性恋者」当它是一个有效概念时,指的是什幺意思呢?当然不是指一对真诚相爱的恋人,而是指一种因牵涉到某种权益而临时扮演的角色。什幺权益?如财产管理及继承权、手术同意权、子女监护权乃至社会地位平等权(不受歧视)等等。这时涉及的要件就不是相爱与否,而是性别。为了有效争取社会生活的种种合法权益,于是具有「同性」这一共同特徵的伴侣们(不管其他的千差万别,也不问他们是否真诚相爱),就可以被归类为同一族群,而集合起来一起陈情、抗议、游行、示威了!就如同二○一七年九月三日的军公教凯道游行示威一样,参加的人其实都具有各种身分(各种扮演的角色),但在这次游行中则只选取军公教这重身分加以归类、予以凸显,以争取大家共同的权益(如争尊严、反汙名)罢了!

这于是回归到一个核心的课题,就是每一个人都其实具有「人」与「角色扮演」两种身分。前者是真实具体存在的永恆身分(从出生到死一以贯之都是人),后者则只是在纳入社会体制时因处境不同而临时扮演的身分。前者直显人的生命感情与存在意义,后者则只涉及人的暂时权益,可视需求或功能的不同而随时转换。前者直指人之所以为人的道德生活,后者则关涉到分工合作的社会生活。

这两重身分与生活当然都不可或缺,但毕竟该以人的身分为本。亦即:作种种角色扮演(总而为社会体制的运作)都是为帮助每一个「人」过得更幸福(所以施政都应以人为本,而且平等对待一切「人」),而非牺牲了「人」的身分去维护体制或角色的利益(若然则利益也只是假利益或虚荣罢了)。但现今看来,世人的生活却正好是普遍地本末颠倒,「人」的身分愈益被角色扮演的身分所掩盖、取代。遂导致人的孤寂苦闷,对他人的疑虑排斥,也导致人的生命热情被主导体制运作的政客所利用以攫取他私人的政治利益。这就是为什幺许多源于生命受压抑而发起的社会运动,最后都不免被体制(主流体制或反主流体制)所收编而异化变质。根本原因无他,都在缺乏「人」的身分的觉醒,缺乏以「人」的身分去平衡一切权益争逐的信念与能力,遂在争权益的社会事务中无可避免地向体制与角色扮演的身分倾斜,反而更迷失自我、遗忘初衷罢了!

真的,核心主题其实不在是否同性(乃至同党、同族群、同颜色、同某一符号认同),而在是否相爱,是否能回归到「人」的身分,自视为「人」,也把世间一切人都当「人」看而予以尊重,不歧视、不排斥而已。

相关书摘 ►曾昭旭《让沉睡的爱情甦醒》:从七世夫妻看中国人的婚姻观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让沉睡的爱情甦醒》,联合文学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曾昭旭

无爱繁殖的时代,一本献给所有人的爱情义理之书
——直视萎缩在情感匮乏与无能去爱处境的现代心灵,解放生命中无法承受的情。

所有人的生命在本质上都是连通为一体的。
所有人际关係都该是爱的关係,而爱的本质就是基于自由、主动、无私的付出。
怎样面对生命感情的自处处人?如何谈好一份在亲密关係中的恋爱?
让沉睡的爱情甦醒,成为一个真正有爱心也具备爱人能力的爱者!

「爱是什幺?」一种偶然、一种境界、一种尝试、一种分享、一种承诺、一种智慧、一种宽容、一种自信、一种修行……爱在每一个人自己的心里;它的道理不是可以用说来弄清楚的,而是要靠诚意正心的内省与勇敢真诚的实践。

放下我执爱的旧观念——支配、占有、依赖;表现真实爱的新观念——秉自由、主动、无私之心,平等互动地付出关怀,以走向生命人格的共同成长之路,才能从根源处化解两性关係的种种疑惑与难题。

作者为当代新儒家知名学者,亦是深透爱情义理的专家,以其丰厚的学养及清明的洞察力,将爱情生活与两性关係纳入生命哲学的研究领域,成就国内「谈情说爱」少见的经典学说。全书分三辑︰让沉睡的爱情心灵惊醒——釐清爱情基本观念;把僵化的爱情关係校正——从两性关係的传统与现代谈起;将应机的爱情触动捡起——藉社会事件剖析感情的盲点错误,愿天下有情人都走好自己的爱情之路。

我们都该正视人生的感情课题,了解己身内心深处真实的慾求到底是什幺?而逐渐找到生命感情自我安顿、自我实现的正途,最终养成爱的独立,这样,我们的爱才是自由而永不会带来失望伤心的爱。

曾昭旭《让沉睡的爱情甦醒》:「同性恋」其实是一个假概念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