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筱臻专栏》中国将领要来台北喝冻顶乌龙?搞乌龙啦!

2020-06-10 浏览量: 987

《萧筱臻专栏》中国将领要来台北喝冻顶乌龙?搞乌龙啦!【南港製造 台北茶文化】

中国将领狂言,一旦中国开战,仅数週就能在台北喝冻顶乌龙茶。看来中国人不仅不了解战争,也不了解台北,台北产的是包种茶啦!而且包种茶的原乡就在南港唷。

1885 年,福建安溪人王水锦、魏静时来台,开始于南港大坑研製包种茶技术,其改良后的製造法改变了当时台湾人对製茶业的认识;进入日治时期后,面对台湾茶叶对美国市场的过度依赖以及东南亚茶叶的挑战,日本总督府开始推动台湾茶业的现代化,在南港大坑栳寮成立包种茶产製研究中心,使得南港成为台湾包种茶的研製中心。

战后因为战乱、二二八事件、鹿窟事件等政治迫害的影响,加上矿坑吸收年轻的劳动力,南港茶业就此没落。1950 年代,侨泰兴麵粉厂的工厂进驻南港,加上 1956 年南港被指定为工业区,吸引了启业化工、南港轮胎、台肥南港厂、南隆铁工厂等重工业,伴随着严重的环境汙染,开启了南港的「黑乡」年代。

随着工业发展所吸引而来的农村移民,加上工业转型过程中各项大型建设大幅度地改变了地景,新一代在南港工作、生活的人往往对过去辉煌的茶业史以及黑暗的工业史不甚了解。然而我认为,随着都市快速发展之下,我们不应该只看到光鲜亮丽的大型展场和商场,更应该将联繫于地方的文化积累重新打磨光亮;不只让老一辈的人能够将过去的经历传承下来,也让下一代和移民能够对地方产生认同感,一同形塑属于我们的历史记忆。

认臻・用好政策 做好政治

南港作为台北市曾经的製茶重镇,虽然历经产业变迁,当今茶园、老农出现接班问题,製茶技术也日益消退,即使如此,南港茶山仍具有保存茶文化的潜力与责任。因此我主张将「南港茶叶製造示範场」转型为「台北茶文化教育馆」。

活化南港茶叶製造场

利用馆内设备及现有製茶聚落进行动态展示及保存。南港曾历经过早期台湾茶业机械化的过程,至今南港茶製场仍保留许多製茶机具,十分适合作为动态保存及展示的场所,并藉此开发观光资源。

专业发展・深根文化

遴聘学者专家、文史工作者与茶山居民进行当地及邻近茶乡的产业研究,尊重在地茶业文化特性,并以此为基础展示茶业发展史,培育相关解说师资。透过在地引领,推动文化观光,促进在地专业茶农耕种、採收、製造后,建立良好行销管道,因应当前外茶输入、劣茶倾销……等问题。

结合教育・认同从根本开始

结合中小学乡土教学课程,推广至社区居民。由于南港茶业的没落已超过半世纪,目前耕种面积只剩下南港旧庄里的旧庄路二段一带的 15 公顷。地方文史工作者以及社区大学已经推广并研究在地茶文化十余年,加上近年中华科技大学地方学论坛的基础,已经展现出相当的保存成果。我认为,进一步引进官方及学术界,结合各年龄层的社区力量,不仅有助于复兴与製茶相关的在地文化产业,也有助于凝聚社区认同。

南港茶叶製造示範场从开幕以来的惨淡经营、一度委託民营、暂时关闭后又重新开幕,风波不断,如能成功强化其作为南港区除了中研院内的学术博物馆外、唯一一个公营博物馆的角色,不只能为博物馆较少的台北市东区注入新的学术及文化观光力量,也能进一步与民间合作、成为保存挖掘在地文化与引领社区发展的龙头马车。

《萧筱臻专栏》中国将领要来台北喝冻顶乌龙?搞乌龙啦!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